特朗普于去年12月当选美国总统。他提出一系列大胆却缺乏细节的经济政策。这些政策包括税改,增加基础设施建设与国防开支,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的这些承诺有助于进行“再通胀”交易。“再通胀”包括多股票、空债券以及持有其他防御型资产。这篇文章分析了在特朗普经济学下,黄金的机遇与挑战。

【投资必读】特朗普经济学下 黄金的机遇与挑战!

特朗普经济学

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11月8日出乎意料的赢得总统大选。大选结果一公布,黄金受到高度不确定性影响上涨。然而,受到经济高速增长以及通胀攀升的预期,资金流入美股和工业商品。

资金从像美国10年期国债这样的避险资产流出后,美国10年期国债涨至2年高点,逾2.6%。去年12月中旬,避险需求走弱,美元走势强劲,与其他重要货币对上涨至2003年最高水平;黄金因此跌至10月来新低,至1123美元。

2017年初,黄金从超卖水平反弹,在第一季度维持上扬。Mitsubishi公司贵金属策略师Jonathan

Butler认为,主要原因是投资者需要用黄金来对冲股票以及成长型的商品的下行风险,并且要注意到贸易增长的下行风险以及地缘政治。

市场预期企业盈利会因为减税以及美国国内经济复苏而增加,“动物精神”被释放;导致美股仍旧是无可争议的赢家。自3月起,主要的4个美国股指创出新高。

通胀预期超过2%,这是自2014年以来首次。市场对美国利率预期也逐步与Fed偏鹰派的的利率预测靠拢。对黄金影响较为突出的是,随着资金持续从债市流出,推高国债收益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望突破30年下行趋势线。这意味着,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利率对黄金越来越不利。

在3月下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改革未在国会通过;使得“再通胀交易”戛然而止。改革奥巴马医改法案失利使得市场对特朗普推动减税与基建的能力持有怀疑态度。美股大幅回落,长期通胀预期回落至2%下方;黄金受到ETF、实物黄金与场外/期货合约买盘推动,跳涨至大选后的高点。

特朗普自诩“善于做交易”,但是在关键的竞选承诺却没有和自己共和党内认识达成一致。这加速政治、经济上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性下,黄金的表现往往不错。

特朗普经济学接下来何去何从,并且对黄金有什么影响?

特朗普的财政刺激计划特朗普承诺投入1万亿美元用于增加军费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这使得从原油到建筑材料的需求激增,并且能够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处于10年最低水平。

这会增加潜在的通胀。黄金作为一个传统对冲通胀的工具会受到支撑。

然而,在众议院的保守共和党不大可能会通过新的刺激政策。换言之,此处开支增加,则意味着其他地方要缩减开支。所以,财政刺激产生的通胀会比市场预期的小;实际上,会出现对既定的开支重新分配,因而就业增加最终影响较小。

基于5年以及10年期国债均衡利率的通胀展望指标已经反映这部分预期,通胀预期重回2%以下。通胀走低,虽然不一定能支撑金价,却意味着,美联储不会如之前所说地那么快加息;特别是,根据个人消费支出(PCE)通胀维持在美联储2%目标下方。

这会将实际(扣除通胀后)利率维持在负区域,因而利多黄金以及不产生利息的资产。

税改2016年末至2017年初股市的上涨主要是受到企业减税预期的鼓舞。当时还说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给出的减税方案是,从35%减至15%。

然而,鉴于国会对财政赤字的限制,任何税基的减少意味着需要有对应的政府支出的减少——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这就解释了,为何最近,特朗普总统对税率降至20%的方案变得更加满意。

考虑到各种税务减免,20%与28%有效企业税率相差不大。部分由于减税上的乐观导致的股票估值的上涨,并不符合实际,政治上要平衡的因素太多。

因而,黄金得益于股市多头情绪消散,并且资产轮动回到防御型资产。

使得“再通胀交易”变得更为棘手的是,特朗普与众议院议长Paul

Ryan的分歧。尽管白宫还没有公布税改方案,Ryan是希望将原有的企业收入税替换为对国能销售与进口征收20%的税,然而出去出口的税(这就是所谓的,边境税)。

Bulter认为,特朗普或许一开始会激烈反对这一提案,随后会太对会趋于缓和;因为这个方案整体上符合他所支持的贸易保护立场。

企业税改方案与个人所得税改,这个两个方案一并将是里根政府时期以来最为激进的税改方案。这个税改方案将在某个时刻成为争论的焦点。

当股市的动能因税改节奏而衰竭,“再通胀交易”也将会失效。

联邦财政预算特朗普经济学的两个关键——增加联邦支出的同时让税基减少(通过减少个人与企业税率)——将导致前所未有的联邦财政刺赤字。

黄金作为一个风险对冲工具,这是利好的。

国会中的财政保守的议员不乐于见到赤字的增加。在此时,有关财政赤字的讨论将会扩大;甚至会有意或无意的传播为美国无法偿付债务甚至有可能违约。

最近一次发生类似情况是2011年债务上限协商问题。

当时,政治争论异常激烈,两党难以达到共识,把美国逼如主权债务违约的边缘;并且导致历史上第一次信用评级机构对美国主权下调评级。

在2011年8~9月间,当时黄金一度上涨至1291美元,黄金历史最高点。

由此可以知道,一旦美国再次遇到这要的政治与经济上的僵局,黄金的走势情况。

贸易政策一般来说,全球贸易的下滑意味着经济活动的下滑。资金会流向相对安全的黄金。

然而现代社会目前并没有出现第一强国退出全球化的案例以供参考。这正是特朗普当初在竞选总统时所允诺的。并且目前也没有哪个国家作出坚定的暗示。

Butler认为,比较明确的是,贸易争端将会对全球经济增长产生重大影响,届时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将会受到追捧。

美联储依旧充满不确定性?今年3月份美联储加息,这是自十年前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已经第三次将加息。美联储现在倾向于在今年加息2~3次。

每一次会议上都有可能增加实际实际利率,并且对黄金构成短期卖压。

然而目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收紧幅度处于历史上最为渐进的。

美联储展望的一个下行风险是美国经济复苏中断或者是债务水平激增。

美联储最近释放出信号,4.5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与MBS到期后就不再延展。这些资产是美联储数次QE后积累下来的。

随着美联储停止对到期合约的再投资,美联储在所缩表。黄金受短期空头的压制。

这会抑制债券的价格,推高国债的收益率。这样实际利率的走向是不利于黄金的。

然而,美联储在缩表的同时加息,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并且是支撑金价的。

结论自从2016年末以及2017年初美元与股票市场狂欢之后,Butler认为,特朗普“再通胀交易”是一个乐观的市场情绪的表达;而不是更高的经济增速与通胀水平这一结构性变化。

债券收益率、美元、股票估值与通胀预期都发生逆转,这支撑着金价。虽然现在说现在言之尚早,特朗普对监管环境的以及提振美国制造业的立场改变,金价仍旧受益。

不管特朗普经济学最终以什么面目示人,只要在接下来的若干年里,特朗普引入新的政治上、经济上与贸易上的不确定性,

黄金将有充分多的机会上涨,而且能有助于分散风险。

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

对黄金价格影响几何?——链接